贺州新闻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最新更新
相关文章
贺州新闻网 > 体育 > 雾霾阴影下的散煤之战文章内容
雾霾阴影下的散煤之战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9-07-09   点击:

雾霾的“复合型污染”,不仅指空气中包含污染物质的丰富,更代表着中国工业革命拉得越来越长的战线, 产业、时间、阶层都跨度巨大的“复合型”污染,让中国的雾霾治理成为一场随时随地、无时无休的战斗,

“复合型”

每到北京三月,春光日渐明媚的时候,不管站在城市的哪一块高处,望向远方的地平线,会发现除了星星点点冒出的绿色外,还有一大片暖洋洋的浑浊灰色,在地平线的一端升起, 气温的回升,空气中隐藏着一种静悄悄、暖洋洋的威胁, 有时候顶上苍穹显出蓝色,地平线与天空衔接的部分仍然是一片渐变的模糊青灰,

这是的工业社会的色调, 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工业残留物:二氧化硫、细粒子、黑炭、挥发性有机物……这些物质如同一条布满灰尘的灰色毯子覆盖着城市,让阳光变得浑浊模糊, 冬去春来、天气回暖时,大气更容易出现静稳气场,留给潮湿的水分子大量的时间和空间,与这些工业社会的排放物不断吸附融合,织成一张越来越厚重的二次排放颗粒物混合层,牢牢地罩在城市上空,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生态系统研究大气分中心主任王跃思曾研究过天气过程和气象条件对大面积雾霾形成的客观诱因,他告诉记者:“平日里,混合层的高度可以达到两三公里,便可以形成对流风, 在静稳天气下,混合层的高度只有二三百米,相当于一个房顶从两三千米高变成二三百米高, 混合层高度低,上下也不流动,污染物便被死死地闷在了大气中, 在高湿环境下造成PM浓度爆发式增长,表现为高强度空气污染,

春季回暖后北京再次遭遇雾霾天气,天安门周边能见度低

于是,“温暖”与“浑浊”通常成为一对相伴相生的天气形容词——这是北京的春天既让人期待,又隐藏不安之处, 年月日,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上北京市副市长李士祥这样表达了对北京春天的担心:“北京基本上是两个时段令我们最担心的,第一个时段,入冬, 北京月日这个前后是最危险的, 第二供暖结束月日前后, 前一段时间开‘两会’的时候是我们最揪心的, 这个时候空气很容易形成温暖的静稳气场,导致重度雾霾的发生, “如果搞它几天,我们北京很没面子,压力就大了,

年的春天就是如此, 月日、月日、月日,全国“两会”开幕、闭幕之时雾霾几次侵袭城市, ,雾霾成为会上一个重要议题, 在这次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上减少工业合成污染物成为今年政府工作的重点目标, 中这么写道:“重拳治理大气雾霾和水污染, 今年需氧量、氨氮排放量要分别下降%,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分别下降%,重点地区细颗粒物(PM)浓度继续下降,

但如果不能确定这些物质的产生源头,所谓的治理目标不过是空中楼阁, 从上世纪年代开始美国洛杉矶历时多年治理光化学烟雾污染,寻找空气污染元凶就是一段漫长的前奏, 《时报》记者奇普·雅各布斯在追忆这段历史时写道:“如同多才多艺的恶作剧,空气污染可以诱发谋杀、自杀、精神障碍、不忠和责备的冲动,它还释放出公司欺诈和为资本说话的所谓科学, 油气企业、石油公司、汽车巨头,还有不同群体的代言人,纷纷指责对方, 各种观点和观测数据层出不穷,以确定谁该为灰色的空气负责,

中国要找到的源头可能更为困难, 思是国家“大气灰霾溯源”项目组报告的执笔人,他告诉记者:“伦敦年以煤烟性污染为主,只有燃煤排放的二氧化硫和粉尘,没有汽车尾气排放的挥发有机物,氮氧化物也很少, 汽车污染是上世纪年代出现的,洛杉矶在这个时候的汽车工业污染也非常严重,但没有燃煤污染,也没有咱们北方城市的沙尘, 说它们的污染是分阶段出现,分阶段治理的,比较单一的污染都治住了, 但中国的污染却是少有的“复合型污染”——“除了燃煤污染没治住,汽车污染又出来,还有沙尘污染,所以污染物之间的叠加是非线性增长的,

这个“复合”的意思不仅指空气中包含污染物质的丰富,更代表着中国工业革命拉得越来越长的战线, 工业化的车头和车尾,分别代表着相距甚远的产业和生活方式,以及由此衍生出的污染物, 在“追凶”的过程中,不断有新的污染源被发现, 年底的一次大,让一种新的物质成为公敌, 年月底至月京津冀地区数次出现持续日至日的高浓度大雾霾,拉高了全年PM浓度均值, 最厉害的时候北京局部地区PM浓度数值接近微克/立方米,空气颗粒物浓度逼近年伦敦烟雾事件时的水平, 环保部分析,重污染期间,化石燃料或生物质燃烧排放的一次颗粒物增加明显,低矮面源的污染,也就是原煤散烧对PM浓度贡献最大, 石油、化工、汽车等工业企业和机动车污染之后,京津冀平原地区的农村和城郊居民的散烧煤成为被专家们“讨伐”的焦点,

煤之罪

年月日上午,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了记者会,就“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煤治理是记者会上的一个重要内容, 陈在会上说:“散煤是一个比较难的问题,因为它涉及千家万户, 散煤燃烧的排放相当于吨到吨电厂排放的污染物,而且随着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散煤的用量在增加, 大家看,冬天几次严重的雾霾,散煤的贡献是比较大的,所以我们下一个阶段将在做好散煤管控工作上有更大的投入,有更好的办法,

所谓散煤是一种在小锅炉、家庭取暖、餐饮用煤中广泛使用的民用煤,灰分、硫分比例高,但价格便宜, 在北方人千年的日常风俗中,散煤是最主要的家庭用煤,至今仍支撑着北方农村炒菜做饭生火取暖的家常生活, 有一组数据可以说明煤在中国使用的广泛——我国煤炭探明可采储量亿吨,是世界第三大煤炭资源国,但我国煤炭资源人均占有量仅为世界人均占有量的%, 看起来每个家庭的用煤量是微不足道的,即便累加起来也不过亿吨,仅占全国用煤量的%,但因为大多使用的是高硫浓烟的劣质煤,产生的污染量却相当惊人, 初步测算,北方农村每燃烧吨高挥发原煤,将会排放吨以上的二氧化碳,公斤以上的其他污染物, 以的排放为例,我国电厂年排放量为万吨,民用散烧则高达万吨,是电量排放总量的倍,

从村庄的烟囱或者街边小作坊的简陋烟道中排放进空气的污染物,因为距离地面近,对空气质量的直接影响是高空排放同等污染物影响的数倍, 公斤的污染物,燃煤电厂在大约三四百米的空中扩散稀释,而且主要是受上风向污染源的影响,而散烧煤和机动车的排放就直接融入近地面人群中,其对人体造成的影响是电厂排放同等污染物的数倍甚至数十倍, 清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齐晔曾说:“控制煤炭消费总量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应该考虑煤炭使用途径, 中国有万台工业锅炉没有系统性的脱硫脱硝除尘,另有万吨家庭散烧用煤,这些散烧煤每年排放的大气污染物总量,约等于亿吨没有经过清洁化改造的电煤,

河北某煤场内堆放的居民生活用煤

如果梳理中国雾霾的认识和治理史,年一定是一个值得一提的年份, 工业化多年的污染在这一年爆发了, 环保部权威统计,年全国平均霾日是天,比上年增加了天,创年来之最, 全国个城市仅,拉萨和舟山三城市空气质量达标,超标城市占比为%, 中南部至江南北部的部分地区雾霾日数范围为~天,部分地区甚至超过了天, 地区更成为雾霾肆虐的重灾区, 在冀、黄淮一带,雾霾最长持续天左右,

在这场“举国”的大雾霾中,燃煤成为最主要的讨伐对象, 根据年月大气物理研究所对北京地区PM化学组成以及源解析季节变化研究,燃煤污染是导致北京PM的主要原因,污染源贡献率约为%, 当时散煤还并不是雾霾“追凶”的主角,全国上下对燃煤的讨伐都集中在火电厂等大宗消耗煤炭的工业企业, 实际上,随着近年来对大企业的治理,大部分集中燃烧的大电厂都引入了脱硫脱硝和脱粉尘的技术和装置, 为了降低的排放强度,我国还发布并陆续实施了堪称世界最严格的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 如果运行这些措施和装置,大电厂的污染可以控制到跟天然气接近的程度, 对于燃煤效率远低于大型火电厂、污染排放未经系统处理的散煤,却一直都缺乏有效、严格的管理, 这让煤的治理成为目前消除雾霾更可能有所作为的空间,

年月日,在一场冀区域散煤燃烧污染控制与管理技术交流会上,环保部总工程师赵英民也提供了一组数据,证明散烧煤体量小污染大的事实——京津冀区域目前每年燃煤散烧量超过万吨,占京津冀煤炭用量的十分之一,但对煤炭污染物排放量的贡献总量却达一半左右, “散煤污染控制就抓住了冬季大气污染防治的‘牛鼻子’,是见效最快的措施, 赵英民在会上这么说,

替换吗?

在年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上,对散煤的治理思路是:“着力抓好减少燃煤排放和机动车排放, 加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减少散煤使用,推进以电代煤、以气代煤, 北京化工大学教授、国家资源利用工程中心主任刘振宇在一份打印出来的报告上将这句话勾画出来,在旁边写了自己关注的三个问题:可能替代的能源有些什么?可实现的替换比例范围?占用煤量的百分之几?

从技术上讲,寻找清洁的替代能源是散煤改造最直接的方式, 在北京已经完成的对内部分平房地区的散煤改造项目中,电能被采纳为替代能源, 从年开始,北京城市核心区开始试点“煤改电”,东城、西城两区平房居民尝试采用蓄能式电暖器替代小煤炉,迄今已完成万户居民取暖清洁化改造, 统计,每年减少污染物排放量为吨、二氧化硫吨、氮氧化物吨, 天然气起来是另一种可堪大用的替代物, 从理论上讲燃烧天然气比燃煤污染物排放总量要低得多, ,国家制定了《天然气十二五规划》,年天然气表观消费量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的%,到年,天然气消费量在一次能源消费量占比将达到%,

如果把这些技术数据对照实际使用散煤的群体,却会发现方法和现实之间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 中国煤最大的使用地是北京的近邻河北省和山东省,它们被研究雾霾的专家认为是北京二氧化硫的最大贡献地, “北京大部分肯定来自于河北,还有山东,这是有数据的, 王跃思说,“北京每年燃煤万吨,天津万吨,河北亿吨,加起来是亿吨,标准煤还要乘以,也就是说三四亿吨的粗煤燃烧, 山东亿吨标准煤, 从现实的经济能力,还是传统的生活习惯,他们都没有能力,也不会有意愿采用一种清洁但昂贵的生活燃料,

所有的物都有着比煤炭高得多的价格, 是煤价的~倍,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年对北京部分地区“煤改电”项目的调研结果,平均每减压吨燃煤,需要耗资元, 昂贵的成本,只能大部分依靠政府投资和补贴, 国家电网数据显示,截至年底,北京市政府已经为核心城区的万“煤改电”家庭投入超过亿元,但替换掉的燃煤数量仅为万吨, 如果要把剩下的多万吨散煤全部成电能,总成本可能高达近亿元, 因为昂贵的成本问题,“煤改电”工程即便在北京的核心城区也推进得极其缓慢, 从开始试点到基本实现西城两区“无煤化”,历时整整年,

气的价格稍低于电力,但也是煤价的倍左右, 学者曾提出了另一种用天然气替换煤炭的路径——以煤炭、焦炉煤气为原料生产天然气, 这是一种技术相当成熟的工艺,以此方式产出的天然气成本也大大降低,但由于近年钢铁工业发展减速,导致冶金焦市场萎缩,冶金焦产量降低,这种方案所需的焦炉煤气原料严重缺乏,无法量产,

“我们对污染的治理,不是技术问题, 技术已经很成熟了这是一个经济问题, 刘振宇对本刊记者说,“关键是价格和承受能力, 在一个已经步入后工业时代的社会,看起来有很多解决燃煤污染的替代技术手段,但最终都会在实体经济现状前遭遇挫败, 无论用哪一种能源作为替代物,在产量和价格上都不可能在短期内替换掉煤炭, 这种源自春秋战国时期的古老燃料,依然是未来支撑中国工业化列车滚滚向前的基础能源,也是北方广袤平原地区的村庄和小城人民做饭取暖最现实的燃料,

的角色

看起来,用更清洁的煤替换旧有散煤是最具现实性的方案, 中国的煤炭储量相对丰富但煤质却是一个让人担忧的未来, 年在环保部针对京津冀地区的煤质督查中,督查组发现,煤质超标普遍,各地超标率%到%不等;售煤网点不规范,%为无名网点;散煤煤质差,随机抽查的家集中供热站中,就有家煤质不达标, 巨大的劣质煤大多进入城郊和村庄的千万家庭中,成为散煤燃烧的主体, 统计,我国赋存劣质煤资源(高灰、高硫、高挥发分原煤)数量巨大,约占全国煤炭资源总量的%,其中硫分大于%的超高硫煤占总储量的%,

在研究了一辈子煤炭化工的刘振宇看来,煤并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更重要的是看对煤的使用方式是否正确, 刘是山西太原人,他还记得小时候冬天烧煤取暖时,家里买来了无烟煤,但在原来的炉子里点不着,因为没有足够的燃烧空间, 这也是为什么炉灶和小锅炉的散煤燃烧产生的污染大于集中燃烧,因为炉灶与煤炭品种的不相匹配,会导致好煤也无法产生好的燃烧效果, 刘告诉本刊记者,煤炭污染的两大“公敌”,一是燃烧不充分出现的黑烟,一是燃烧后产生的二氧化硫,从技术上来看都不难处理, 可以用加钙粉的方法,解决二氧化硫的产生,后者则可以通过往煤炭里加促进燃烧的添加剂,比如铁粉,并对烧煤的炉灶做相应的易燃改造,保证煤炭有足够的燃烧空间, 从煤炭的改良到根据煤炭品种相应地改造炉灶,在现实推行中仍然是一个包含诸多技术细节的大工程,需要一个有足够财力和公平运用这些财力的指挥者,

在所有的治理经验中,政府介入是毋庸置疑的,即便是在曾经最为倡导自由市场的地方, 对烟雾的治理史上,政府的强力介入被认为是世纪年代真正的进步, “这个由市场统治的城市,这个房地产比黄金更加珍贵的城市,从未对政府如此顺从, 巨头、老牌出版商、航空公司高层、旅馆经营者,以及他们叼着雪茄的亲信已经为博学的烟雾工程师腾出地方, 原来的无限商机的概念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独一无二的‘一切为了天气’, 奇普·雅各布斯在《Smogtown》一书中写道,

中国政府在污染物的大宗治理上花费了不少金钱, 北京市副市长李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上历数了北京市治理燃煤的花费:北京在大气治理问题上搞了年的行动计划,项任务,投资个亿,首要任务就是压煤, 北京年的时候是万吨煤,到年就压减了到了万吨,因此关闭了三家供电厂、家工业企业, 在接下来的散煤改良中,政府还要继续投入大量资金, 无论做多么简单的和改良,新型清洁煤的成本仍然会高过传统散煤, 对经济力不高的散煤用户来说,只有在政府补贴的帮助下,才能完成良煤替代劣煤的价格接轨, “改散煤”被列为北京市清洁空气行动计划年三大重点工作之一, 被认为是污染重灾区的河北省则提出到年底,对民用燃煤要实现全替代,其中洁净型煤替代%以上,其余部分由无烟煤、兰炭等清洁煤替代, 煤大省山东也加入了散煤治理的行列, 年冬季取暖季节刚过,京津冀地区年冬季取暖的散煤集中招标已经开始了,各地政府都会拿出大量财政补贴,充当“散煤改良”工程中最大宗的购买者,

与掏钱购买相比,更重要的是如何购买, 目前市场上有好几种清洁煤品种,它们在市场上使用多年,既提供了解决散煤污染的可能性,也因为资本天然的逐利倾向,竭力构成一个排他封闭的市场, 政府的支出并不只是简单的数据,还肩负着一系列深远影响——如何正确地运用巨额补贴,通过市场的力量寻找到最合适的散煤,在减少污染物排放的同时,扭转百姓多年来使用劣质煤的生活习惯,并在日后补贴减少或者结束后,依然能形成一个良好的市场循环, 这是一个复杂的公共管理问题里面牵涉的不仅是经济问题,还有政府如何利用市场规律、如何排除市场主体的左右、权力如何在市场中公平地运用等,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选自《三联生活周刊》总第期,版权归本刊所有,请勿转载,侵权必究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本站动态 | 广告服务| 商业合作 | 联系方式 | 服务声明 |
Copyright © 2017 贺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